首页 工作动态 通知公告 党建之窗 身边正能量 燃情纪事 健康指南 文化天地 支部空间
 
当前位置:情燃桑榆 > 文化天地
苏启哲的担当与风骨
2013-12-30 | 作者: 陈新民 | 来源: 中国老年杂志2013年12期 | 【 】【打印】【关闭

    苏启哲是1960年代甘肃玉门油田局地质室主任王鉴之的夫人。 

    她凭着聪慧秉赋和较好文化基础,在实践中认真学习勤于钻研,从助理试验员、试验员、技术员,一步一个脚印走上了工程师岗位。她1950年代创造的岩芯分析新方法,一直在石油地质领域处于领先地位,到1970年代还被广泛应用。当时岩芯分析经常采用汞蒸馏工艺,试验室保护条件又非常差,长此以往她患了严重的职业病——汞中毒。病痛没有使她退却,在玉门局工作期间,她多次被评为先进科技工作者、三八红旗手。 

  1966年夏天,苏启哲正在酒泉石油工人疗养院住院治疗职业病。《人民日报》发表《横扫一切牛鬼蛇神》社论后,她私下与病员的交谈被揭发了,揭发她的有新近结识的病员,有交往多年的同事,还有自己的亲戚。人还没出院,这个文弱女子已被描绘成攻击无产阶级司令部的凶神恶煞,大会小会批斗没有使她屈服,就把她捆在医院的树上暴打。打后也不松梆,由蚊子、瞎虻继续折磨。这时,打手与苏启哲有无恩怨、认识不认识都不重要。既然进行的是一场“两个阶级两条路线的殊死搏斗”,那么在革命名义下,施暴已成为发动群众、大造声势的必须。要么张三、要么李四,总会有人扑上去充当打手…… 

  苏启哲主要以言论获罪。案卷里也有两条所谓“行动罪”,一是企图畏罪自杀,抵抗群众运动。二是和丈夫握别。她在交代材料里几次辩解:“3月份,专案组把王鉴之从家带走时,我是握过他的手,但这不能算我向无产阶级专政示威,因为那时王鉴之问题的敌我矛盾性质还没有明确……”  

  握别丈夫也是罪行!今天的年轻人听来,这比天方夜谭还虚诞离奇。夫妻俩最后一次握别,王鉴之握着苏启哲的手轻轻说:“再见!”这是他留给妻子的最后一点体贴,最后一声温存。 

  以后的39年里,苏启哲家中有个硬规矩,孩子出门无论长短,都不许对妈妈说再见。 

  苏启哲被实行“群众专政”(即非法羁押)以后,又有人陆续揭发出她从“三年困难时期”到文革开始的几十条反革命言论。看她究竟说了些什么: 

  ——“三年自然灾害是三分天灾七分人祸,粮食产量是吹上去的。” 

  ——“我们的原子弹爆炸成功是毛泽东思想的伟大胜利,美国靠的是什么呢?” 

  ——“大炼钢铁是劳民伤财,这几年右派里饿死人也不少,这些人没有积累,都是贫苦没办法。” 

  ——“苏联反对斯大林的个人崇拜,我们现在说对毛主席无限热爱、无限信仰,这不也是个人崇拜吗?世界上再没有比毛主席更英明的人了吗?” 

  ——“提出文攻武卫口号,武斗更凶了。” 

  ——“现在搞早请示晚汇报是形式主义,以前蒋(介石)让人每天背总理遗嘱,却干着背叛革命的事” 等等。(见1978731日玉门石油局勘探开发研究院党委给局党委的《关于苏启哲问题的复查报告》)。 

  苏启哲因说出了千万人都看到、想到,却没有勇气说出来的实情而获罪,“罪行”的核心部分,是对个人崇拜的质疑。当时,全国上下都大搞“三忠于”“四无限”。有些人对全国性闹剧心中有数,行动随大溜以表明紧跟形势;更多的人恐怕是真正陷入现代迷信狂热。“文革”中,毛泽东亲口对斯诺说:“是要有一点个人崇拜才好”。为什么?因为发动“文化大革命”需要更多的人盲从、迷信、癫狂乃至全民昏热(包括假装昏热),这就是运动的思想基础和群众基础吧。这种状况下,保持清醒很不容易,把不同观点亮出来,坚持下去更难能可贵。 

  鲁迅说,悲剧是把有价值的东西撕毁给人看。这句话,最适宜解读苏启哲命运。 

   苏启哲忍受了3年非人折磨,期望了3年组织结论, 1969年,见到的是“戴现行反革命帽子”处理决定。她坚决否认其中的不实之词,在签名处写下“政治陷害”以示抗议。但对反对个人崇拜问题,她并不否认。 

  这是一种什么骨气?这是一种什么担当?  

  苏启哲对个人崇拜和现代迷信质疑否定,今天看来仍不乏理性的价值维度。她的选择,体现了追求真善的执着,维护正义的胆识。 

  悲剧把人的思想情感引向崇高。苏启哲是小知识分子,她在非常时期的表现,把许多明哲保身、随波逐流、甚至附炎趋势的大知识分子比低、比小、比没了。 

  有忧患意识,能独立思考,敢担当责任,是中国知识分子的优良传统。经过“文革”大面积长时期政治迫害,这一传统被瓦解被颠覆。多少知识分子思想异化,心灵扭曲,人格失落,变成嗅觉灵敏的政治动物;不再忧国忧民,不再坚持真理,不再讲品格操守;揣着明白裝糊涂,睁着眼睛说瞎话,害人手段越来越高,道德水平越来越低,社会毒化愈演愈烈…… 

  “文革”时期挨整的人里,知识分子最多,对知识分子残害与毒害并行,导致良知缺位,道德整体滑落。 

  多年来,不少人恪守一条潜规则,在运动中要撇清自己保护自己,就得加害别人。所以,越是有可能被怀疑、被牵扯的人,越要撕破脸皮慷慨激昂地整人,期望通过种种表演来矫正形象,免得被打入另册。知识分子的这类表演往往更激情、更生动、更“精彩”,因此,他们为自己留下的人生遗憾也就更多。运动中,许多害人者其实也是受害者,害人终归害己,精神矮化心灵扭曲良知流失难道不是一种自残?十年内乱,从两面杀伤了一大批知识分子,这是我们民族的深刻悲哀。 

  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
请遵纪守法并注意语言文明。发言最多为2000字符
    
 
  相关文档